那么,你的周末计划是什么呢?

易利go注册账号外围足球平台软件

作者/专三千

周末计划

文 | 专三千

我曾有一个清晰而严密的周末计划。

两天,一天用来和作者朋友们喝酒吃肉,去大悦城购物,去三里屯蹦迪。另一天用来探寻帝都的历史,去看雍和宫的大佛,去吃故宫脚下的门钉肉饼。

按这个规划,不出一年,我就能成为一个学识渊博左右逢源的京城小书童。

我甚至还策划了一个“北京新派传说”的系列文。 

每逛一个遗迹,就写一篇与这个地方有关的新派传说,集齐十篇,就是一个不错的系列。

当然,大家都知道,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。我的计划比乔碧萝殿下的头像还脆弱,没有出系统故障,自己悄然蒸发了。

周末计划夭折的第一个原因是“钱”。

你为什么不去外面逛逛?

我没钱。

这是一个多么无懈可击的理由。

我很心疼那些有钱人,他们已经失去了这个自暴自弃最好用的借口。有钱人如果有一项计划没有完成,那只有一个原因,就是懒。

我们就不一样,我们的首要原因是穷,逼不得已,只能懒。

周末计划夭折第二个原因是出于“报复”。

我觉得自己像个气球,平时工作的压力、情绪、烦恼在我体内堆积,到了周五我已经成了一个鼓鼓囊囊装满有害气体的气球。

周末,我只能躺在床上,宅在家里,放空自己,不然下周就要炸了。

所以我的周末就变成了发泄,打游戏打到大拇指发烫,刷剧刷到脑浆沸腾,睡觉睡到眼皮黏在一起。

我的同事张拉灯就比我坚定,他买了几十张不同版本的老北京地图,贴在墙上,每个周末去一个地方。

捉襟见肘的窘迫不能阻挡他跋山涉水的步伐,面对38度的高温他依旧坦然地走在左家庄通往东直门地铁站的那条大路上。

 回来后他叼着烟跟我滔滔不绝地讲那些景点,我松了松脖子上的护颈:我也想像你这么潇洒。

我出发了,高温和迟迟不来的大雨把北京城变成了一个桑拿房,藏在高楼间的古建筑透着沧桑,但躺在床上敷着毛巾喝藿香正气水的我更显憔悴。

前几天陈允皓说他厨艺见长,我问他是否缺一个品菜师,我可以把这一项纳入我这周的周末计划。他拒绝了我,因为下厨也仅仅是他的周末计划。

我们都知道的,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。而最有成就感的时刻,就是定下计划的那一秒。

那么,你的周末计划是什么呢?


猪猪Boy周末日常?

文/陈允皓

来北京前,我一直很羡慕那些在北京的朋友们,他们的朋友圈会发一些照片,和朋友们聚在一起做一大桌子菜,和小伙伴一起到周边的城市旅游,逛逛展览或者博物馆,打卡一下网红美食店……

来到北京后发现生活比我想象中拮据,抱着北漂虽然窘迫,可生活不能的心态,我打算穷也要拿出穷的态度,我认为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一颗小行星。

于是我也要和朋友们聚在一起做一桌子菜(当然,是人家做一桌子,我去蹭吃蹭喝~)

刚来北京时怀着憧憬去看了雪中的故宫。

有时候不知道哪根筋抽了,非要学学厨艺,于是跑到超市买点食材,不嫌麻烦地做顿简餐一人食,享受小小的仪式感,拍一张照片感觉一天都很美好。

几乎每周都会出去逛逛,在逛国家博物馆时发现了几千年前一只扭捏的狮子。

在北京动物园拍到了一只可爱的犀牛。

逛逛商店,到处拍点建筑,虽然摄影技术很烂,可耐不住我爱拍呀。

种几朵多肉,看它们从小长到大,从可爱长到让人心烦,舍不得不管它们,只好不厌其烦地悉心照料。

要说周末让我最喜欢的,就是在家里泡上一杯茶躺在床上追剧,美剧韩剧日剧国产剧来者不拒,这时候最烦谁给我发条消息或者打个电话,扰乱了一天的清静。

陈继儒在《太平清话》中写道:"凡焚香、试茶、洗砚、鼓琴、校书、候月、听雨、浇花、高卧、勘方、经行、负暄、钓鱼、对画、漱泉、支杖、礼佛、尝酒、晏坐、翻经、看山、临帖、刻竹、喂鹤,右皆一人独享之乐。"

我想,不论是身处何方,有钱没钱都应在生活中找寻乐趣,这才构成了我们的精神世界。

在以后我还需继续探索我的周末生活,让我的小行星更加丰富多彩,现在我很好奇的是,你的周末如何度过的呢?


解锁有趣周末

文/曲尚

周末,想到这个词,我第一反应是放松。

以前在学校的周末,我通常都是躺在寝室睡觉,醒后有饭友约饭便去解决一下温饱问题,没有就继续躺在我的小窝上,或者打开电脑写写小说,更新虐心故事。

我似乎没什么太多尝试想去做,懒癌患者的我,很少出去溜达,以至于上完大学,我还没玩遍合肥。

这是来北京的第二周,两个周末我都选择在家解锁更多饮食技能,比如怎么做我爱吃的食物,又要怎么做它的味道会更好。

说到吃,我不得不提一下,我最爱的甜食——芋圆。

芋圆这种东西我真是百吃不腻,在我第一次尝到时,那种Q弹又有嚼劲的感觉,简直让我欲罢不能。

我寻思着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食物,但我吃芋圆有点上瘾,心情不好时,我会点一份芋圆,情绪激动时,我同样也会点上一份。

芋圆算是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,为了满足我这胃,我在上个周末,做出重大决定:自己动手做。那样我想吃多少都行,还不用花太多钱,毕竟点一份外卖也挺贵。

晚上我拉着室友去最近的超市买各种材料,能想到的我都买了回去,到家后,我开始进行各项研究,水的比例是多少,南瓜和红薯需要蒸多久,该放多少红薯淀粉,我以为很简单的过程,用了我整整两个小时。

这两小时,我一直待在厨房,准备制作芋圆必备材料,好不容易等到原材料都蒸熟,我可以放淀粉进行混合时,却发现煮的南瓜水太多,我在一旁看着那锅南瓜,想着补救方法。

幸好,后来芋圆还是完美出锅,在尝到自己亲手做的食物时,那种感觉宛如被心动男生告白,激动不已。

室友说我的手艺不比外面差,我不自觉地笑了出来,那种愉悦感和新鲜体验是我这个周末最大的收获。

我这时才慢慢发现,周末的美好时光是做更多有意义的事,放松的方式有很多,需要我们慢慢去寻找。

我的周末还算有趣,而厨房乐趣只是其中之一。

解锁更多周末玩法,充实自己有趣人生,这才不枉周末设定。


阳光灿烂的周末

文/张拉灯

胡同里的大爷,顶有意思。

四月份,东四十条那片,见一大爷遛鸟。

就这么手指尖一抖,鸟就吱吱嚷着,直蹦出两米远,然后半空中九十度陡然急转,嗖一声,又窜回大爷手里。好像有根绳拴着似的听话,还一个劲跟大爷摇头晃脑,邀功请赏。

这场面看得我一愣,心说这真可以啊。

大爷只对我淡然一笑,不多言,迈着悠然的步伐消失在胡同深处。

千里不留行,深藏功与名。

要说北京这地方,知名大景点当然好了,中外闻名嘛。可你要是久居,就得寻思出不一样的玩法。

前不久,我弄来十来张老北京地图,从晚清到民国,这几十年间的各种版本。琢磨了一阵,就觉着挺好玩。

比如这幅。

这地图是三八年由一个叫森芳雄的鬼子绘制的,姜文《邪不压正》里边重塑北平城时,就用到了这幅。

当然了,比例不一定准确,但重要的是历史遗留信息。我挺喜欢研究历史的,只有知道过去的事儿,你才能琢磨未来会发生什么。

这么多年过去,科技在变,但人性没怎么变,这就是历史有趣的地方。

周末闲暇,比对各种版本样式的老北京地图,研究去哪转转,想想一百年前,两百年前老北京什么样,还是挺有嚼头的。

不过呢,虽说对历史有兴趣,可我还是觉得现在好。

最近总听人说过去好,意思是旧时代多有感觉,这我倒真不觉得。人总是美化过去,美化那些再也没有的东西,却忘了珍惜现在。

过去的就是过去了,你要真穿越回去,指定受不了,至于厚古薄今这套,没这个必要。

生在咱们这个时代是幸运的。

你可以在景山看神武门和几百年的故宫建筑群;在北海公园看白塔在湖边安然不动;还能坐在和珅家院里湖边避暑纳凉。

当然了,大夏天的,也不一定就要出去逛。

在家炒一两道小菜,品品也挺好,再放点精挑细选的歌单,那太讲究了。饭后再整两部苏联老电影看看,可不得成仙了。

讲到这,又想起了上周末在饭馆见到的一对老夫妻。

俩人吃着包子,喝着豆浆,乐呵呵跟邻桌不认识的小伙子闲扯。

听到小伙子叹息生活不易,老奶奶说:小伙子,你瞅瞅我们家老爷子的心态。浑身是病,一周三次透析,就这还成天和孙子切磋手机游戏。心态很重要,你还年轻,得乐观啊。

老爷子在一边憨笑,小伙子也给逗乐了,说大爷您玩的什么游戏。老头就掏出手机,两人居然就当场开始交流游戏技巧。

我在一旁听得也是哭笑不得。

临走的时候,耳边又听到老爷子这么一句话:

——人啊,得自个成全自个。

责任编辑:曲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