该如何弥补理想与现实的差距?

该如何弥补理想与现实的差距?

说到理想,我会自然而然地想到作家这个词,从初中痴迷小说时起就是这么想。

不知大家首先会想起哪个词呢?

那时与人谈起理想,内心始终坚信在不远的将来,我会成为一个作家。然而直至今日,站在三十岁跟前,和大多数人一样,每天准时地出现在办公大楼,早上打卡,下班打卡。

对“理想”这种词汇是避而不谈。

最近一次提到,还是前不久的一天深夜。我八点下班回到家,一小时的路程,到家后九点,做饭、盛好第二天午餐的便当、吃饭、洗碗,接着躺在沙发上看手机,过了一会便去洗澡、吹头发、敷面膜……一套流程结束,将近零点,事毕躺在床上,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想。这时我哥下班回来了。我们租的房子是北五环一个开间,用隔断隔成两个卧室,房间空气不流通,因此两个卧室常年不关门。我哥摘下耳机,见我没睡,惊叹道,还没睡啊?我没有理,接着他便戏谑地问道:我问你,你有没有理想?

我气他扰人的语气,便脱口而出:我没有。

他加重了语气说,在你人生中最美好最该奋斗的几年,你居然没有理想!我不服气,便反问道,你的理想呢?他很大方地说,我的理想是2019年加薪两次,秋季晋升一级。

在这之前,他上半年顺利地加了薪。而就在昨天午后,他又在微信上跟我报喜,晋升了,又加薪三千。

那个晚上,我翻来覆去,怎么也睡不着了,感觉到一种莫名地久违。

似乎理想只能是年轻人的话题,趁着一股热情劲儿,高声呼喊,我以后一定要当个作家啊!参加工作后我要月入三万的……诸如此类。等真正到了那个阶段,便发现再也没有时间和精力,很快,一旦你连续一个星期不写作,你就能轻而易举地做到连续两年不写作。

回想起几年前的夏天,在湖北一所不知名大学完成了毕业答辩,就独自来到北京。

抱着文学梦进了出版行业,去了一家小文化公司当编辑。很快,我就发现这和想象当中的文字工作者大相径庭,有的只是没完没了地琐事,分工不明确,人际关系的利益相争……由于生活所迫,我仍然麻木地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,被碾压在工作日和周末的齿轮中,毫无感情的过着我的北漂生活。

一年以后,作了一个勇敢的决定——裸辞。

在作了一段时间的休整过后,又开始了漫长地找工作。这次做足了功课,决心要去一家大公司,无所谓文学不文学,只要能让我在交完房租之后,手头还有盈余。后来终于如愿,去了一家大公司。这下好了!终于有更大的施展舞台。可是很快我又发现,是我高兴得太早!熟悉新环境和新的工作模式,以及更高要求的专业能力和工作效率,常常让我重跌入自我怀疑的深渊。

三番几次,离职的话堵在喉咙口。

那时我常常身处于北京的早晚高峰地铁发呆,我目睹着这个拥堵、而秩序良好的城市对自己发问:我的所求是什么?

——我想要去更大的公司、更好的平台,现在我终于身处其中了,我又为什么拼命挣扎。

我哥用长者的语气评论我,年轻人,吃不了苦,最擅长白日做梦,一事无成!

于是处在迷茫期的我,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:一年之后的今天,不管境况如何,只要我没有离职,就等于自我胜利。

后来每当我身处困境,我都会警钟似的想起这个设定,很显然,我做到了,我待了一年又一年。除了游刃有余地处理工作,业余时间我又重新提笔,写写自己想写的东西。

虽然表面上,我没有全日制做着跟理想有关的事,但其实,正在一步一步接近理想。

有时候我会写一篇小说,有时候是一些随笔,虽不成文章,一字一句,都默默记录着我的过往痕迹。除去这些,我还重新捡起了钢琴,有时候在琴行一遍一遍地练习自己喜欢的曲子。我想,这大概是我离理想最近的时候了吧。

一下子实现理想不切实际,很难,我懂。但是人不能因为什么事难,就说我不干了。起码,先做起来再说。

这让我想起一个编辑朋友,经常跟我抱怨北京的生活成本高,出版编辑的工资低。看到我的情况以后,她说想跟我一样转型到互联网做运营。但是大公司多半需要高学历、对口的工作经验、或者超强的学习能力,有成功的项目经验则更加分。她很着急,说怎么办,我一项也没占。我说,当初我也是一项没占。

我就把我的一些经验教给了它,多半是教它关注一些招聘信息论坛、写一个好看的简历,对着招聘需求突出自己的优势,面试时把握主动的沟通地位等等。一年后,她终于对我说,离职了,去了一家还不错的自媒体文化公司,也算是一个新的开始。

然而一周后,她便跟我说,跟领导提离职了。我特别惊讶,问她煞费苦心到了自己想要的位置,怎么轻而易举就不干了。她说,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写稿机器,没有意思。HR对她一番劝说,又留下来了,经过调解,她转岗到了另一个职位。

又过一周,她因为忽视领导的工作安排,被解雇了。她对我说,打算再回出版圈,做一个小编辑,虽然钱不多,但是对工作驾轻就熟,还有留余精力做自己想做的事,日子也算平稳。

我没有告诉她,当初我找工作时,面试官让我在提交一个策划方案,我在指定时间的最后一天,准备提交时,电脑卡顿了,再打开,写的策划案全没有了。当时已经深夜十点了,我还没来得及吃晚饭,脑袋“嗡”地一下,好想不干了,不如去吃点好吃的。大不了就是放弃这个职位。但最后,我还是说服自己再试试,后来我凭着记忆,又重新写了一个策划草案,提交完已经是凌晨了。第二天,我接到了offer ,开始走入职审批流程。 

就像廖一梅所说,许多人通常既无勇气坚持善,也无勇气坚持恶,甚至没有勇气坚持随波逐流。

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理想是什么,就把目前的事做好。如果知道理想和自己很远,那就更应该脚踏实地,从眼前事做起,好好去思考,鼓起勇气好好去做。

平日里,常与许多朋友闲聊,他们总是说起各种各样的困境。职场困境、感情困境、人际关系的困境……每个人处在各自不同程度尴尬的境地上,无人理解。

但凡这种时候,我都建议他们,不如悄悄地对自己说一句:再试试呢。

理想与现实常常并不是对立的,我们的理想基于现实,现实又折射出理想,这其中的差距往往取决于行动。如果有明确的规划,知道自己要干什么,一步一步,就算达不成理想又能怎样呢,起码没有遗憾啊。

我们都应该知道理想与现实的鸿沟在哪里,但与此同时,我们更应该知道的是下一步在哪,以及如何坚持。所以,在还有可能的时候,不妨再试试呢。

要知道啊,理想从来不是用来达成的,而是用来接近的。

责任编辑:张拉灯